凤凰军事

汗水洒在紧急堤坝上,保护一方安全

这场暴雨无法阻止张郭淮对人民的真爱。

7月2日,他接到了市里的防洪任务。他没有时间休息。他来到宜江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开始了半个多月的紧张工作。

作为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他像全市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和大多数党员一样行动迅速。他把抗洪抢险前线作为“两学一用”的主战场,把险情作为各级党组织发挥战斗堡垒作用的主战场。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他的步伐。张郭淮不怕在与洪默的殊死战斗中遇到困难。

面对暴雨、闪电和雷声,他的眼里有一种强烈的决心。

雨很猛,水很猛,前面很急!如果说7月2日组织群众疏散和人民财产转移是洪水恶魔肆虐前的准备工作,那么7月4日集中持续的泄漏危险就是全市抗击洪水恶魔的整个南部!自7月3日以来,暴雨袭击了漳河,漳河水位处于紧急状态。

几乎一夜之间,石龙卫三埠段水位达到13.7米,比警戒水位高出1米多。

张郭淮以其主管水利工作的经验,一直密切关注着水情的变化。

“水位上升得太快了,所以我们必须准备好快速加固堤坝,”张郭淮果断地建议道。

石龙堤是伊江区三大堤防之一,除了分洪河道附近1.9公里的干流以外,其他堤防断面均有软弱地基。如果不加固堤坝,就会有翻越甚至决堤的危险。

7月3日晚,张郭淮在向区防汛指挥部和广大干部汇报水情信息时,抓紧时间运土、装袋、掩埋和加固。

经过一夜的紧急修复和加固,石龙威大河沟村修建了数百米的防洪堤。

第二天中午,一股涓涓细流从一些银行流出。

“这里的水,是管道。

”伴随着村民们的尖叫声,张郭淮一路小跑,来到石龙尾东湾区。张郭淮与水利专家一起,对集中渗漏群、动员防洪材料、清淤和填沙袋作出了判断…几座防洪工事以最快的速度建成了。

经过一夜的营救,危险终于在凌晨4点钟被控制住了。

张郭淮拿着木桩和挖掘机在泄漏点周围打桩。他和村民们背着几十斤重的沙袋,没有呼吸。他全身沾满泥浆和水,衣服被汗水和雨水浸湿。他与干部和人民军队战斗,彻夜未眠。“我相信,只要救援有效,依靠群众,齐心协力,就能击退洪水恶魔。”这样,他会努力保持一方的安全,永远记住,他会以“战斗到底”的态度随时与洪魔作战。

他和他的儿子在抗洪前线“意外地遇见”了张郭淮和他的抗洪队友。他们被分成几组,一组在100米处,一组在10米处,参加堤防巡逻。

作为一名“班长”,面对严峻的防洪形势,他忽略了休息和吃饭,忍不住每小时逐行检查堤防。

了解地形、渗漏、滑坡、管道…任何危险都逃不出他的“金色眼睛”。

饿了,我点了方便面来缓解我的饥饿。我太困了,只能靠在沙袋上打个盹。有抗洪经验的“老手”张郭淮没有抱怨。

7月5日,张郭淮和他的儿子张惠阳在防洪一线意外相遇。

26岁的张惠阳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浙江湖州当兵,一年只有一次假期。

当张惠阳得知父亲在抗洪前线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他说服了母亲,也来到张郭淮所在的防汛指挥部报名参加抗洪抢险。

勘测地形,制定计划,巡视堤坝,修复堤坝…张惠阳看到父亲和防汛小组忙得团团转,没有理会他的问候,默默地跟着父亲携手开展救援工作。

填沙袋、搬运货物、检查堤坝,张惠阳在部队的训练经历很快使他进入状态,与防汛队员一起建立了各种防汛工事。

7月10日,他儿子重返军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张郭淮没有时间准备丰盛的饭菜,几天没回家洗澡,只能用手机打了一会儿电话,告诉他,“路上小心,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别担心!”跟你儿子说再见。

今天,虽然洪水情况略有缓解,但广大救援人员不敢有任何麻痹。退水破堤是目前最大的风险。如果发生不幸,后果将不堪设想。

为此,张郭淮带头以身作则,提高堤防风险检查频率,报告水文信息密度,严格遵守第一线,在初始状态下控制各种可能的危险。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