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时尚

欧元-全球资产价格双周(2.20-3.5)略微触及美元强势

感谢您对投资促进宏观的关注、支持和帮助。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如需转载,请注明“投资促进宏观研究”公开编号的核心观点。上周,由于美联储官员的言论,特朗普在国会的讲话再次提出了1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耶伦的讲话暗示3月份加息是可行的,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在3月份急剧上升至75%-80%。加息步伐的变化客观上增加了美联储2017年三次加息的可能性。未来,市场还必须适应更快的加息,警惕美联储加息预期的突然变化,加息的“前瞻性指引”并非来自FOMC等官方形式

从表面上看,美联储的通胀目标已经实现,但核心的PCE没有太大变化。

经济数据继续超出预期。

耶伦认为,当前转向中性货币政策立场是合适的,有预测显示中性实际利率水平接近0,而采用12月的通胀水平算得的实际利率为-1%。耶伦认为,当前向中性货币政策立场的转变是恰当的。一些预测显示,中性实际利率接近零,而使用12月通胀计算的实际利率为-1%。

1月份通货膨胀率的急剧上升将进一步使实际利率偏离中性水平,从而凸显加息的必要性。

上周,美元指数小幅上涨0.4%。伴随美元升值的是美联储加息和特朗普基础设施预期推动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

日元贬值与美国和日本之间的利率差距扩大相匹配。由于将长期利率锁定在0%的机制,日元客观上已成为美元指数波动的放大因素。

另一方面,欧元区通胀上升、货币政策压力收紧、美国和德国利差收窄以及欧元走强抑制了美元指数的上涨。

首先,美元的强势受到欧元的轻微限制。首先,美联储将提高利率。原因是通货膨胀。事实上,这就是经济。上周,由于美联储官员的声明、特朗普在国会重申1万亿美元财政刺激的讲话以及耶伦暗示3月份加息是可行的讲话,美联储对3月份加息的预期大幅上升至75%-80%。此前,市场预计3月份不会加息。加息步伐的变化客观上增加了美联储2017年三次加息的可能性。

美联储“第三号”成员、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Dudley)表示,美联储将继续撤销宽松政策,收紧政策的理由已经大大加强。在某些条件下,3%的经济增长率是可能的。可能会有财政刺激措施,经济前景面临上行风险。

美联储“第三号”成员、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Dudley)表示,美联储将继续撤销宽松政策,收紧政策的理由已经大大加强。在某些条件下,3%的经济增长率是可能的。可能会有财政刺激措施,经济前景面临上行风险。

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表示,他对健康的经济增长充满信心。通货膨胀正在接近2%的目标,充分就业已经实现,美联储非常接近实现就业和通货膨胀的目标。3月份的加息正在“认真考虑”,美联储需要逐步加息,以避免经济过热。

美联储成员布雷纳德(Brainerd)指出,鉴于全球形势的改善和持续增长,美国经济似乎也在好转。美联储正在接近就业和通胀的双重目标,允许适度加息,这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是合适的。

美联储理事鲍威尔表示,今年3月加息的原因是“可以得到的”。

美联储主席耶伦(Yellen)的声明最为重要:(1)美国经济表现出显著复苏,来自国外的风险降低,能源价格下跌和进口商品价格下跌的影响减弱,更高的能源价格暂时刺激了通胀,核心PCE(不包括能源和食品价格)保持在1.75的水平。

(2)随着就业市场的强劲表现和通胀达到预期,以及经济形势符合委员会的预期,FOMC将稳步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并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至中性水平。

因此,在3月份的利率会议上,FOMC将评估就业和通货膨胀是否会像预期的那样继续变化。如果是这样,提高联邦基金利率可能是合适的。

(3)经济增长率是二战以来最慢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仅为2%。

这种温和的速度部分反映了近年来国内外劳动力和生产率的缓慢增长。

虽然2015年中等收入家庭的实际收入大幅增加,但仍略低于大衰退前的水平,在经济复苏过程中,富人的收入增幅超过穷人。

这些经济结构性挑战远远超出了货币政策的范围。

(4)因此,美联储必须专注于自己的目标。

我们意识到,等待太久而无法削减一些支持措施,可能会让我们在未来某个时候更快地加息,这反而会有扰乱金融市场、推动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美联储已经落后于形势。然而,除非意外因素给经济前景带来不利影响,否则从宽松货币政策中退出的速度可能不会像往年那样缓慢。

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表示,他对健康的经济增长充满信心。通货膨胀正在接近2%的目标,充分就业已经实现,美联储非常接近实现就业和通货膨胀的目标。3月份的加息正得到“认真考虑”,美联储需要逐步加息,以避免经济过热。

美联储成员布雷纳德(Brainerd)指出,鉴于全球形势的改善和持续增长,美国经济似乎也在好转。美联储正在接近就业和通胀的双重目标,允许适度加息,这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是合适的。

美联储理事鲍威尔表示,今年3月加息的原因是“可以得到的”。

美联储主席耶伦(Yellen)的声明最为重要:(1)美国经济表现出显著复苏,来自国外的风险降低,能源价格下跌和进口商品价格下跌的影响减弱,更高的能源价格暂时刺激了通胀,核心PCE(不包括能源和食品价格)保持在1.75的水平。

(2)随着就业市场的强劲表现和通胀达到预期,以及经济形势符合委员会的预期,FOMC将稳步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并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至中性水平。

因此,在3月份的利率会议上,FOMC将评估就业和通货膨胀是否会像预期的那样继续变化。如果是这样,提高联邦基金利率可能是合适的。

(3)经济增长率是二战以来最慢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仅为2%。

这种温和的速度部分反映了近年来国内外劳动力和生产率的缓慢增长。

虽然2015年中等收入家庭的实际收入大幅增加,但仍略低于大衰退前的水平,在经济复苏过程中,富人的收入增幅超过穷人。

这些经济结构性挑战远远超出了货币政策的范围。

(4)因此,美联储必须专注于自己的目标。

我们意识到,等待太久而无法削减一些支持措施,可能会让我们在未来某个时候更快地加息,这反而会有扰乱金融市场、推动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美联储已经落后于形势。然而,除非意外因素给经济前景带来不利影响,否则从宽松货币政策中退出的速度可能不会像往年那样缓慢。

其中,耶伦的演讲传递了最重要的信息。进入2017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和就业率非常接近目标。在经济增长更加稳定后,危及经济的加息风险会降低,而由于加息太慢,通胀加剧的风险会增加。这意味着加息次数增加,美联储的谨慎减少。市场还必须适应未来更快的加息,以防范美联储加息预期的突然变化。加息的“前瞻性指引”并非来自FOMC利率会议等官方形式。

那么,为什么美联储突然对加息采取积极态度?从表面上看,美联储的通胀目标已经实现,但核心的PCE没有太大变化。

1月份,PCE的通胀率同比为1.9%,离美联储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只有一步之遥。油价上涨给PCE带来的同比增长并不奇怪。

相反,核心PCE 1月份同比增长1.7%,略低于预期的1.8%。

核心PCE是美联储关注的焦点。自2016年以来,核心PCE一直波动在1.6-1.7的水平,整体相对稳定,意味着目前居民收入向通货膨胀的传导压力不大。

另一方面,经济数据继续超出预期。

2月份,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7.7,连续6个月上升。非制造业指数从1月份的56.5升至57.6。油价上涨导致采掘业生产能力利用率以及采掘业投资持续增加。工业生产指数和产值同比增长。

一月份零售额增长了5.6%。

零售和餐饮服务销售额同比增长4.9%。自11月以来,消费一直保持相对较高的增长率,消费的改善往往表明经济增长强劲。

从经济基本面出发,我们必须考虑通货膨胀影响的总体中性实际利率水平。耶伦认为,当前向中性货币政策立场的转变是恰当的,而中性实际利率水平接近0。

耶伦在讲话中提到,FOMC去年12月的最新预测显示,大多数成员估计中性实际联邦基金利率的长期价值在1%左右。

一些预测显示,目前中性联邦基金利率约为0。

目前,实际联邦基金利率的实际值约为-1%,接近零的中性实际利率水平意味着货币政策立场保持适度宽松,这符合美国就业市场的实际情况。随着通货膨胀越来越接近目标,劳动力市场正在接近充分就业的目标。委员会认为,转向中性货币政策立场是恰当的。

这凸显了两个要点:首先,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立场已经转向中立,并保持适度宽松;其次,中性实际联邦基金利率可能在0%左右,而美联储使用12月通胀水平计算的实际利率为-1%,已经略低。PCE从1月份的1.9%大幅跃升至12月份的1.6%,这将进一步偏离实际利率的中性水平,从而凸显加息的必要性。

2.然而,美元的强势受到欧元的限制。尽管美联储即将加息,但美元指数不如前两次加息前夕强劲。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快速上升很难用市场已经完全消化的信息来解释。核心原因是特朗普的政策预期影响主导了美元指数。

但是影响已经下降。

在经济基本面下滑的情况下,外部环境变得更加紧张。

上周,美元指数小幅上涨0.4%。伴随美元升值的是美联储加息和特朗普基础设施预期推动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

一方面,日元贬值与美国和日本之间利差的扩大相匹配。由于长期利率锁定在0%,日元贬值最多,达到1.6%。这一机制客观上使日元成为美元指数波动的放大器。

另一方面,欧元上周的表现强于美元,欧元的强势与美国和德国之间的利差缩小一致。

原因是欧元区2月份的调和消费物价指数从1月份的1.8%升至2.0%,为2013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达到了欧洲央行2%的通胀目标,欧洲央行进一步宽松的压力加大,从而使得德国政府债券收益率的涨幅超过了美国。

与美联储相比,市场对欧洲央行的政策不抱太大期望。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过去一直保持温和态度,强调放松政策。然而,随着欧元区基本面的改善和消费物价指数的上升,继续维持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压力必然会上升,并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候发酵。

最迟在2017年9月,最后一轮债务购买计划将到期,欧洲央行也将不得不重新评估是否继续债务购买以及是否缩减规模。

美元指数的走强以及跨境人民币流动的恢复,将离岸人民币汇率差异从颠倒中分离出来。

自2月份以来,美元指数从99.5缓慢反弹至102,导致人民币汇率小幅贬值0.47%,从6.86再次升至6.9。

与此同时,离岸和岸上汇的差异一直在缩小,并最终回到岸上高于离岸的局面。

自2016年12月监管力度加大以来,境内人民币汇率明显高于境外人民币汇率,但汇率差异逐渐缩小。从人民币净对外支付数据来看,12月份人民币净对外支付大幅下降,这可能导致离岸人民币紧张。然而,从1月份的数据来看,人民币对外净支付规模已经回升至788亿元,表明人民币跨境流动有所回升。这一因素,加上美元指数的强势,缩小了离岸外汇差额。

附件:2.20-3.5全球宏观数据和资产价格表现1、商品价格2、汇率3、股票市场4、债券市场5、主要全球宏观经济指标2月23日,巴西央行连续第二次降息75个基点。

二月份,中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的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下降,而美国、欧元区和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上升。

2月份,中国、日本、欧元区、美国和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继续上升,而澳大利亚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创下新高。

2月份,欧元区的HCPI为2.0%,这符合市场预期,达到了2%的目标水平,但核心消费物价指数仍保持在0.9%。

巴西和印度的消费物价指数在2月份继续下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