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直播

武汉战役纪实(连载一)

武汉战役1、序幕徐州和蓝枫战役(prologue徐州and lanfeng battle)的形成1938年4月初,日军在华北的第二集团军、柯因远的第五师和齐家莲街的第十师在台儿庄遭到了中国军队的猛烈打击,损失惨重。

然而,日本大本营认为这是打击“一支由50个师组成的庞大部队,包括中央陆军的10个精锐师”的难得机会,并决定进行徐州战役。

因此,日本大本营调整了部署,开始向徐州派兵,试图消灭徐州周围第五战区的中国军队。

当日本大本营决定举行徐州战役时,它已经考虑到夺取武汉。

换句话说,日军徐州战役是以夺取武汉为目的的。

日本大本营决定在武汉作战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夺取武汉是尽快结束战争的最好机会。

根据日本陆军总部4月7日发布的“大陆法令第84号”,日本华北陆军的主要四个师从北方向徐州发起进攻,一个师从兰峰向桂德(商丘)发起进攻,以切断中国军队的退路。

与此同时,日军从华中派遣部队,与华北军队协调,与南方两个师作战,对第五战区形成双重进攻,试图消灭徐州地区第五战区的主力。

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看穿了日本军队的意图,紧急命令第五战区突破。

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上将接到国家军事委员会主席蒋介石的命令,立即率领部队冲出日本包围圈,利用日军之间的差距,撤退到徐州西南的豫皖边境山区。

虽然日军于5月20日占领了徐州,但他们消灭徐州第五战区主力的意图却落空了空。

结果,日本军队开始追击突围的中国军队。

虽然日军没有达到在徐州作战的目的,但日本大本营根据先前的假设,利用徐州战役为武汉战争做准备。

“虽然大本营利用徐州的作战形势来适应武汉的备战,但到了五月底,它很快在今年秋天占领了武汉,把蒋介石政权赶出了中原。根据形势,它制定了夺取广州的作战方针,切断了中国军队的补给线。

其政策是:华中应以主力部队和另一支部队沿淮河出兵,夺取长江武汉,尽可能消灭敌人。

华北军队在华中派遣部队开始进攻之前,以一个单位占领了郑州地区,把敌人留在了北方。

这是一个以流经蚌埠、正阳关、信阳等地的淮河水路为后方补给线的作战计划,主力从北面横扫汉口。

根据日本大本营的指示,“为便于未来作战(考虑武汉作战),派遣部队命令第十三师确保蒙城并攻占丰台和寿县地区,命令第三师攻占淮南煤矿并配合第十三师作战。

到6月5日,丰台、正阳关、淮南煤矿、寿县等地相继失守。

徐州战役在第五战区进行时,中国北方第一战区按照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将其主力集中在指南附近,随时准备协调徐州第五战区。

这时,日本军队犯了一个错误。

不管华北方面军命令第14师协助第2军进攻指南,第1日军命令第14师独自深入蓝丰附近,准备攻占蓝丰。

5月19日,日军第14师由肯吉·图费远中将率领进出内黄。

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发现这是一个围歼日军第14师团的天赐良机,于是命令第1战区包围日军第14师团于兰封并歼灭之——发动所谓的兰封会战。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认为这是消灭第十四日本团的天赐良机,命令第一战区包围蓝丰的第十四日本团并消灭它,发动了所谓的蓝丰战役。

第一战区的六军包围了蓝枫和导游之间地区的第十四日军师进行攻击,期望很快消灭土原贤二的第十四师。

5月24日,处境极其困难的肯吉·图费远(Kenji Tufeiyuan)决定孤注一掷,突破兰峰的攻击。

兰峰周围的中国驻军在关键时刻像困兽一样容易受到日本的攻击,很快就被打败了。

日军第14师攻占蓝丰后,依靠蓝丰及其周边地区现有的防御工事,以黄河为后盾进行自卫。

前来救援的日军第16师于5月28日打败了中国驻军,占领了德国,使得河南省东部大开方便之门。

日本援军的不断涌入打败了国民军第一战区的主力,中国军队输掉了蓝峰战役。

蓝枫战役失败后,第一战区主力被迫撤退到平汉铁路以西,日军紧紧抓住了撤退到西部的第一战区主力。

日军第16师于5月26日返回德国后,于6月4日占领尉氏。第十师于6月3日攻占了哲县。第十四师于6月7日攻占开封。

在这种总体被动的困难局面下,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经过深思熟虑,决定采纳各种建议——挖黄河大堤,以水代敌。

最高军事委员会别无选择,只能通过冲破堤岸和放水来阻止日本军队。

一方面,为了给撤退的第一战区争取喘息的机会,日军在平汉线以东的信阳重新部署,以防止日军占领郑州,然后沿平汉线南下直接占领武汉。

另一方面,是为了拖延日军在第五战区对主力的追击,使第五战区的主力能够迅速摆脱日军的纠缠,进入大别山的第一线防御阵地,保卫武汉。

5月底,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向第一战区司令程潜将军发布命令,打开黄河大堤排水。

接到军委命令后,程潜指示第20军司令兼郑州卫戍区司令尚震将军负责监督。

汤真命令第三十九军司令员刘和鼎中将负责破堤任务。

决堤的第一选择不是花园口,而是赵口,它位于中牟以北。

6月4日至6月6日,刘和鼎第39军第56师(刘尚志司令员,少将)的一个团在赵口河堤上挖了一个缺口,为期三天,但缺口的底部很窄,只允许一人侧身通过,所以水流很小,很快就被淤泥堵塞。

然而,军事情报十分紧迫,日军可能随时突破中牟防线,抵达郑州。

因此,最高军事委员会加紧努力,敦促第一战区的指挥官程潜和尚贞,尽快冲破堤防,放水,以防止日军进攻。

尚振随后召集新的第八师指挥官蒋在振少将,命令新的第八师参与决堤。

姜在珍亲自前往赵口决口现场了解失败原因,并决定从花园口决口放水。

新的第八师工程兵营和第二十四步兵团的一个连于6月7日开始挖堤坝。为了加快进度,6月8日又增派了第23团参加堤坝挖掘。最后,花园口的黄河大堤是在日军占领中牟当天下午3点挖的。

黄河水从挖开的缺口冲出河堤,流向东南,淹没了河南、安徽、江苏等省的大片地区,形成了从中牟、尉氏、周家口、颍州到淮河的广阔的黄泛区。

正在进攻的日本军队突然遭到洪水的袭击。人们立即被击退,被迫停止攻击,转而营救被洪水围困的部队。

没有被洪水围困的日本军队也被迫离开黄河洪灾区,避开日益扩大的黄河洪灾区。

由于黄河洪水泛滥地区的阻碍,从中国中部派出的利用淮河水运的日军的进攻路线被打乱了。

日军不得不改变主要进攻方向,向长江上游的武汉发起进攻。

“由于黄河的决口和新黄河的洪水,派遣部队终止了进攻淮河上游的计划。

此外,随着寿县及正阳关附近的洪水水位日益升高,根据军令,第三师主力于6月19日开始向蚌埠转移,第十三师于6月21日开始向泸州转移。

“花园口决堤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给灾区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和财产损失,留下了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痛苦记忆。

然而,这一行动暂时阻止了日本的进攻,并防止了整个中国军队的崩溃。

这是一个贫穷而脆弱的国家。面对强大敌人的入侵,它绝不能为国家的生存做出痛苦的牺牲。

客观地说,黄河的决堤是一个集体决定,而不是江自己的武断决定。

从事件参与者的回忆和逐渐揭露的历史事实可以看出,向蒋介石建议决堤的人包括德国军事顾问和许多国家军队的高级将领。

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评价,黄河决口的利弊都不能由江独自承担。

岁月悠悠,历史轮回,注意分享,留下你的记忆!为了恢复真实的历史,这些材料更加敏感,总有一天会被杀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