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时尚

北京丰台请愿人访谈3

中国首都北京丰台区有一个请愿村。

有中国请愿者住在请愿村。

请愿者来自全国各地,每个人都有令人震惊的悲惨经历。

多年来,他们一直在这里抱怨和哀号,希望北京的高级官员能够平反他们的冤屈,伸张正义。

但是他们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吗?当地官员采取软硬兼施的策略,因为大多数在北京请求帮助的人反映了他们村庄和城镇的问题。

当地政府自然不希望看到这些人进展顺利。

因此,请愿者在前往北京之前面临各种压力。

据这些请愿者称,当地官员强迫他们给予引诱,并使用软硬兼施的策略。

山西长治郊区马场镇安场村农民侯焕淼的丈夫王余庆在厕所里去世。由于担心侯焕淼的请愿,当地官员表示愿意给她一些救济资金,并希望她不要请愿。

在被侯焕淼断然拒绝后,他们补充说,最终你的问题仍然需要在当地解决。

侯焕淼说:“前几天他们来找我说,‘你可以向上级机关上诉,但最终这不是一个地方性的解决办法。

我说,解决还是不解决是你的事,我一定会向上级机关上诉。

我三年、五年都做不到。

不是五年,而是十年。

我总是得找出答案。

“一旦哄软招不起作用,地方政府自然会来硬的。

他们对请愿者采取了相应的对策。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举措叫做拦截,即拦截或拦截请愿书。

具体来说,当地警察和北京办事处人员被用来带回北京的当地请愿者。

在这方面,辽宁的请愿者岳金庸有着深刻的经验。

岳金庸说:“拦截始于去年8月,后来又被拦截回来。

是被迫的,残忍地把你砍了。

他们主要是便衣警察和驻京办的警察。

我被他们削减了很多次。

抓住车,扔进车里,马上还给你。

“牛玉昌,一位在两会前后访问过高鑫的60岁老人,在北京的请愿村呆了几年。

他成立了一个名为“圣大春迪社会研究所”的非政府组织,主要研究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并向请愿村的人们提供服务和建议。

牛玉昌表示,今年“两会”前后拦截活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牛玉昌说:“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在NPC和CPPCC会议之前,有近3000人被抓获并遣返。

在NPC和CPPCC会议之后,到目前为止,仍然有许多跨境访问。

与此同时,他们正在使用暴力拦截他们。

辽宁的岳金庸在未能提交请愿书后遭到报复,他说,他在被拦截并返回当地后遭到报复是很自然的。

岳金庸说:“因为你们信访中反映的问题,腐败,特别是干部的腐败,比如你们村的干部,是跟镇上的彩票还是跟上级领导干部个人有关。

如果你这样抱怨,你肯定会报复的。

”岳永进的妻子多次遭到当地警察的殴打,以致于她后来得了精神忧郁症,一听到警车鸣笛就会有剧烈的反应。“岳金庸的妻子多次被当地警方殴打,后来她精神抑郁,听到警车的警笛后反应激烈。

另一名辽宁上访者王全茂在被拦截后也遭到毒打,治疗费用超过4万元。

王全茂:“我们去过城市、省和中央政府很多次,都被殴打和切断,然后就这样回来了。

我被打败了,花了9个月才恢复过来。

“黑龙江上访者刘杰也有同样的经历。

她在请求帮助并被抓回来后受到了酷刑。

刘杰:“六个人把我铐在两栋建筑的夹子上空,把我铐在电缆上,打了我六次,把我打昏了。

我的左眼患有外伤性白内障。

现在,两只眼睛只剩下0.1了,我要失明了。

“对河北上访农民孙增奇的威胁甚至更严重。

他的妻子不仅遭到毒打,他还受到村干部的威胁。

因此,孙增琪本人仍然躲藏着,无家可归。

孙增琪:“那群村干部来到我家,把我妻子的眼睛打得又黑又肿,头破血流。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用刀刺死我。把我刺死后,我陷入了一场灾难。

再三警告要杀了我。

“然而,即使面对当地官员的围攻、报复,这些可怜的农民仍然坚持他们的请愿之路。

他们的真诚和坚持达到了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吗?请看续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